♥️♥️

貓科植物-河落喵喵:

ccino是我的第一隻貓——如果把貓視作孩子的話,他算是我的頭生子,儘管這在很多人看來,是個十分荒謬的說法。
ccino是我平時喚的,他還有一個比較正式的名字,“重陽”,因為,他是在四、五年前的重陽節,被我抱回來的。是的,記不清是四年還是五年了,總覺時光如飛,轉眼半年,再一轉眼,便又老了一歲。每次帶ccino出門,往往有愛貓之人問:他幾歲了?我稍稍猶豫一下,才用跟小娃娃說話的口吻,握著他的小爪爪說:我們五歲了。
五歲的ccino,日常的行為作態,似是還幼于比他小一歲半的鬧鬧和比他小三歲半的玄玄。很多時候,他根本不像一隻貓,沒有貓的安靜,高傲和慵懶。他身子最弱,依戀性最強,訴求也最多,像是一個孩子王,只要見到我,便鬧個不停。
每天早上不到七點,他便來到我的枕頭旁,開始一疊一疊地叫喚,那嘶啞而嬌嗔的聲音,像一個小刷子在心尖來回地刷著,我若不起來,他便會一直叫喚,十幾分鐘后,直到我實在撐不住坐了起來,他便瞪著大眼睛看著我,等待早餐。當然,也有我的耐心戰勝他的堅韌的時候。碰上週末清晨,他一如既往地叫喚起床,我便一把將他摟入懷中。仿佛是因為得到了回應,他便在我懷裡滿足地發出呼呼的咕嚕聲,乖乖地閉上眼睡覺。如此,我便掙得了一個懶覺。
兩年前,我開始給他們三個喂肉。這是一件極需要耐心的事情。除了週末得備好一周的肉外,每天的解凍備食,也比吃貓糧麻煩許多。偏ccino腸胃不太好,又比較笨,過一段時間便不記得自己能吃多少。鬧鬧聰明,每次都按照自己的胃口大小來,盤子里的肉,他一次吃不完,總是細嚼慢咽一半后,跑開躺一躺,或是上一趟廁所,然後再回來吃兩口,如此兩三趟下來,方才吃完。ccino則不然,無論我準備多少,他總是一口氣吃完。有時候稍微備多了一些,也還是如此,吃得一點不剩。這可不是好習慣,他吃多了,便容易吐。後來,我便總是把他的那盤備少一點。可有時一下子心軟,給多了些,他便又吐了。這致使我每次餵食,都會緊張地看著他吃完。若是他吃完幾秒鐘后,腦子如撥浪鼓般飛速自轉一下,便可安心。可若是他傻蹲在那兒,目光中透出鈍感,那十有八九,是要吐了。
都說貓懶,其實只是作息習慣。一天睡十六小時,不睡的時候,也是安安靜靜地蹲著。ccino不一樣,不睡覺的時候,完全是另一個狀態——侵佔我所有的時間。他每天要出門玩耍——這實在是不符合貓的性情了。由於怕他在地上跑臟了,每次我都抱著他出門。好在他并不眷戀外面的世界,即便只是十來分鐘,便已滿足。但若是沒有這十分鐘,他能一連叫喚上三四個小時,直到把自己叫得嘶啞,方才停下來,而這個過程,鬧心非常。
當然,這并不意味著,出去玩了一趟,他就全然安靜了。
ccino霸道,他爸爸總說,是被我慣壞了。除了要出去玩,他還會要抱抱,要吃零食,或者別的什麼訴求。從前,他會在晚上睡覺的時候,趴到我兩腿間,小腦袋枕在我的腳踝上。近日又多了一個習慣,踩奶,也不知是不是跟鬧鬧學的。到了一定的時候,我便在他的嘶啞叫喚中,將他抱入懷中,讓他側身而臥,枕著我的胳膊,此時他便神情迷離,咕嚕咕嚕地打折呼嚕,兩個前爪一下一下地,輕重有度,緩緩踩著,這一踩,便是一刻鐘以上。
恍惚間,ccino仿佛是倒著長了。五歲于貓,已是中年,他卻從高冷青年,漸漸變成了玩鬧的孩子。很多時候,我煩透了他的話嘮,將他抱在懷中,可雖嘴裡嫌棄他煩人,卻是滿心的寵溺。誰讓他有個如此黏膩的性格呢?一次次的訴求,一次次的回應,一來一往,情感便澆注期間。雖是貓,與人又有什麼區別呢。

评论
热度 ( 68 )
  1. 自挂南枝貓科植物-河落喵喵 转载了此图片
    ♥️♥️

© 自挂南枝 | Powered by LOFTER